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这是每个家庭都要面临和应对的问题,谁也逃避不了。有的家庭能幸福圆满,就是因为他们及时解决了问题,如果大家都不管,家只会落得一个支离破碎的下场。 幸福是需要大家携手共建的,幸福也是需要大家共同去守护的,只有家人齐心协力,这个家才能被幸福包裹,如果大家心不齐,家就会变成炼狱,变成牢笼。 家人之间的关系,被一根无形的线牵扯着,每做一件有利于家庭发展的事,这根线就会加粗,每做一件不利于家人感情的事,这根线就会变细,错事做多了,关系慢慢也就不复存在了。 家人之间的关系,需要用爱去滋养,需要用理解去浇灌,需要用尊重去保暖,少了一样都不行。可真正带着这些东西向前走的家庭,并不多。 家不再和谐,带给大家的就只有折磨;家人之间关系不好,总有一天会分崩离析。没有人出面去解决这些问题,家迟早都会散。 严紫涵结婚三年,前不久喜得贵子,这本该是幸福的开端,可现在的她并不幸福。如果说丈夫对她好,婆婆善待她的话,她还好过一些,可偏偏婆婆不善,丈夫也不管,她过得很憋屈。 严紫涵的丈夫叫王泽军,是个典型的妈宝男,什么事都听他妈的,完全没有自己的主见。若不是恋爱时他伪装得太好,严紫涵不可能嫁给他。 两人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,严紫涵本没有恋爱的打算,可王泽军追求太猛烈,严紫涵深受感动,最终投入了王泽军的怀抱。 恋爱时,王泽军对严紫涵非常好,可以算是百依百顺。在王泽军的宠爱之下,严紫涵越陷越深,慢慢就离不开王泽军了。 那时候的严紫涵根本没考虑其他,只是沉浸在甜美的爱情里面,完全没想过未来是什么样,也没有深入去了解过王泽军的家庭。 两个人在一起仅一年,严紫涵就怀孕了,突如其来的宝宝让两人陷入了纠结当中,不知道是靠结婚来维持这段关系,还是先不要,等以后再考虑。 最后是王泽军的母亲拍板决定,让两人赶紧结婚,别等到肚子大了让人笑话。时间很赶,需要忙碌的事情很多,在筹备婚礼的过程中,严紫涵的身体就有些不适了。 不过大家也没在意,等到婚礼结束再去检查,才发现肚子里的宝宝已经停止发育。刚结婚就遇到这种事,严紫涵特别难受,整个人消沉了很多。 让她更难受的事,婆家没有人安慰她,反倒都在责怪她,说她自己不注意身体。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婆媳矛盾横生。 王泽军婚前对她的宠爱,到了婚后就消失殆尽了,不管遇到什么事,王泽军都会站在婆婆那边,两个人合起伙来欺负严紫涵,严紫涵特别委屈,却又无能为力。 经过一年多的调理,严紫涵的身体才慢慢恢复过来,并顺利怀上了宝宝。宝宝的到来冲淡了严紫涵心中的委屈,她这一次万分小心,生怕再出什么差错。 严紫涵以为婆婆会帮忙照顾她,但是婆婆压根就不管她,每天除了打牌就是跳舞。严紫涵虽然生气,但一直忍着,没有和婆婆产生正面冲突。 一个人熬过了孕期的苦,她以为生了孩子就会好一些,可没曾想孩子出生后,自己过得更难。 王泽军每天忙着工作,没时间帮她带孩子;婆婆每天忙着打牌跳舞,也没时间帮她带孩子,所有的事都堆在她一人身上,要不是娘家母亲偶尔过来帮帮忙,她真不知道怎么熬下去。 娘家母亲身体不好,也不方便过来帮忙带孩子,于是严紫涵就想说服婆婆帮帮忙。她想着反正婆婆每天都只是跳舞打牌,又没什么正事,应该是可以抽出时间的。 严紫涵向婆婆表达了自己的意愿,但是被拒绝了,婆婆为了躲她,天不亮就出门,要等到天黑以后才回来。 严紫涵心里委屈,就在王泽军面前抱怨了两句,没想到王泽军却说:“我妈六十了,别劳累她帮你带孩子!带孩子又不是什么难事,你自己搞定!” 听到王泽军这样说,严紫涵感觉有一盆凉水从头淋下,凉透了她的心。她实在没想到王泽军会变成这样,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说,可话到嘴边,只变成了带着自嘲的“呵呵”二字。 严紫涵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,她现在只觉得后悔,离婚的念头一直游荡在脑海,可看着襁褓中的孩子,她又说不出口。 情感寄语: 那些说带孩子不难的男人,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不管是怀孕期间,还是生了孩子之后,女人的身心都是饱受折磨的,睡不好觉,吃不好饭,还要忍受生理上的各种疼痛,男人可以不理解,但不能这样认为。 十月怀胎的艰苦,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清的,带孩子的艰辛,也不是女人一个人就能扛下来的。如果什么事都只靠女人就行,那还要男人干嘛? 男人的职责,不只是赚钱养家这么简单,还需要照顾自己的妻儿,需要解决所有的家庭矛盾。 都已经是当爸爸的人了,男人不能再那么毫无担当,男人要担起自己的责任,家才会更加美好。 心疼自己的父母没错,但也不能因此而伤害自己的妻儿,不能把所有的事都交给妻子一个人。如果长期都是如此,这段婚姻很难保住。